律师咨询电话 : (大陆) 86-13825288587(香港) 852-2180 9868/852-56339306
传真 : (香港) 852-2180 9869
电邮 : jackzhang@zhanglawyers.com.hk

我香港读法律博士(JD)-只剩半条人命的经历

2021-11-27
阅读

        作者香港张元洪律师

        过去一直都认为自己的英文基础还算不错,雅思考过7以后,拖上行李怀着巨大的期待和喜悦就到了香港,住在一个教堂宿舍里开始了JD即法律博士的生活。

        完全不知法学是同医学、建筑学公认的在西方最难念的3个学科之一,加上自以为还是中国著名法学院研究生毕业且持有中国律师牌照,颇有些自以为是的我在读JD的第一学期就选了含合同法、侵权法在内的6门课(当然课表中确实没有思想品德和马克思主义原理等课程)。开学前当时心中唯一的一点压力还是从一个从加拿大UBC大学毕业的韩国同学处得知,学习成绩一定要好,每门课至少要B+ 才有机会成为香港律师,否则就要被无情淘汰。

        开学第一周,老师们就发下了本学期的所有论文题目和课堂演讲题目(Presentation)及其评分标准,我最深的第一印象就是香港宽敞明亮的教室空调冷得我发抖,除此以外,当时我发现这些从英美纽澳加读大学回来的ABC学生和香港本地学生(大陆学生占JD的10%左右),居然在上课第一天的课堂上就争抢着要在前面几周做课堂演讲(presentation),对此一无所知的我当时对此无任何感觉,心想你们想先做就先做吧。

        开学第2-3周,虽开始感觉到学习负荷逐渐加重(每门课2小时讲课(lecture)和1小时讨论课(tutorial),但基本上还是在适应,像内地读书一样还是要在前一天提前预习第二天要讲的课程,仔细品味经典判例中原汁原味的经典判词,不时还查查不认识的法律术语,self-incrimination,mens rea,pleadings等。此时有一点感觉就是老师每周讲一章,教材一般是50-80页,6门课教材而言的阅读量至少是300-500页英文。虽然每次总有点读不完的感觉,但此时的我仍然对读普通法JD的压力和负荷还是浑然不知。

        到了第4周,我开始醒悟发现每门课评分标准几乎是:1.专题课堂演讲(Presentation)15分-20分(即课堂上对3-5个问题进行分析讲解,然后老师同学提问回答问题);2.     论文专题写作(5000-10000字)30分;3.期末考试50分;4.平时课堂讨论课(tutorial)和上课lecture的课堂表现可能有5分(一些老师会和presentation结合打分一共20分)。即每门课至少分3次考试打分,全部加起来就是一门课的总分。假设课堂专题演讲15分你得了12分,论文写作30分你得了24分,期末考试50分你得了40分,加起来一共76分就是B+(GPA就是3.3),如果加起来一共80分就是A-(GPA就是3.7)。

        此时我也注意到每门功课提交论文的时间大致都是在第9周或第10周。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我选6门课意味着本学期要经过18次考试评分,而一学期只有13周,就还剩下9周时间,意味着我每周要被考试2次。然而很遗憾的是,虽然此时已经察觉到学习压力在逐渐增大,每次都感觉判例加教材都有读不完的感觉,但由于内地读完大学和研究生的惯性使得我还是没有真正意识到必须要靠每晚拼命熬夜到深夜学习的必要,由于当时我已经是坚持每晚最后一批离开学校图书馆,所以还是自信地认为应该没有问题吧。

        但一晃4周过去,刚进入第5周,我猛然发现这帮ABC同学和香港本地同学早已做完不少课程的专题演讲,正在忙于写专题论文。我也开始了和浙江大学过来的一位同学做专题演讲,做完第一个presentation后发现很花时间,你必须要针对该专题收集所有资料,然后整理资料写成书面报告回答问题交给老师评分,同时还要制作成幻灯片,修改幻灯片,然后自己私下还要去理解和自己去试做讲解,使用录音笔反复练习纠正讲解的语速和语调等就是常态,因为你不能在课堂上照着念幻灯片呀,即你必须要自己理解,然后讲出来,幻灯片是给同学老师看的(自己练习的最好是另外一套材料)。记得和我合作的这位浙江大学来的同学连续喝了3个晚上的红牛来提神做这个专题片,可是等到他讲时,他告诉我他累得不行了,他很想躺下睡觉。
        做完第一个课堂演讲之后,我发现大为不妙,强烈意识到虽然交论文还剩下5周时间,但真的是没有时间了,一周听课加上课堂讨论课已经是18小时,每门课至少有3-5个重要判例需要阅读,即一周至少需要阅读20-30个判例才能参与课堂讨论,每个判例少则10几页,多则50-60页,平均30-40页,读判例就至少600-1000页,加上每周阅读教材至少300-500页,这已经就是全英文的阅读量上1000页了,然而同时我必须还要每周准备课堂专题演讲(有些科目即使不是你做演讲,你也要提交写好的书面摘要给老师),这都需要大量时间和阅读去收集整理资料的;同时我必须还要一周写一篇5000-10000字的论文,因为只剩下5周时间(后发现写论文是阅读越多资料越好,但至少我个人发现需要阅读上千页甚至更多相关资料才能写好,因为一篇论文你绝不能靠几百页的资料照抄)。因此,我仔细算下来每周除了必须上课和讨论18小时外,每周还至少需要阅读英文1500-2000页以上才能完成写作和课堂演讲的功课,此时我的头都简直炸了,这怎么可能完成?

        此时我才恍然醒悟这些ABC学生为什么一开学就抢着做课堂演讲,他们是在把学习的超负荷提前分摊,留下时间给后面几周好写论文。而我们来自大陆的同学对此根本没有这个意识,每个吃亏一直到第一学期期末考试结束。

        从此开始,我赶紧抓紧穷我所能收集资料写论文。但此时的我发现即使写一篇5千字的英文论文,其实是很花时间的,从收集资料,到打印或复印资料,每写一篇论文,就打印或复印我记得至少要花费港币500-1000元以上,然后阅读和消化这些资料,再开始写初稿,最后反复修改定稿,很是耗时耗力。加上老师反复讲解和强调要按照牛津大学法学院标准注解,抄袭要可能面临被开除的后果(记得每篇论文的封面就是保证书和抄袭的后果),因此每次写作时论文的注释都要花上大量时间才肯释怀。

        也是从此开始,我阅读教材和案例很少查字典,也很难再去品味经典判词,因为根本没有时间给你查字典和品味,也就是此时我才真的意识到出来读法律,先学好英文吧,想出来再学习英文,你已经晚了,根本没有时间给你学习了(课堂上做英文笔记就是个检验)。因为,我必须在剩下的5周内完成6篇论文和所有的5个专题演讲。于是后面的5周几乎全是日日夜夜在这样的极度恐慌和高度压力之下靠拼命的熬夜去应付和去完成随之而来的第二,第三直到第六个课堂演讲和一共6篇英文论文。等我累死累活地靠拼命地熬夜刚把Presentation做完,刚交上6篇论文之时,期末考试的通知就出来了,考试时间及教室都清清楚楚告诉你,你该准备期末考试了,还有50分需要去努力争取呢。

        于是剩下3周就是拼命应付期末考试了,由于平时作业写作太多,阅读量太大,根本没有时间去整理课堂上老师讲的笔记,此时的重点就是组织同学好友组成学习小组分工合作整理笔记,充分利用饭堂吃饭机会同学之间相互讨论更是家常便饭,但此时还在上课,还要阅读判例参与课堂讨论,不分工合作,恐怕你累死了也可能整理不完所有的课堂笔记。

        等第一个学期期末考试结束,我发现几乎每个同学都是睡觉一周,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静养,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英文的阅读量和写作量实在太大,每个人都读得异常辛苦。到第二学期开学之时,一些ABC同学久抱怨说,JD就是Jail Day(即坐牢的日子),一位韩国同学干脆说,JD means Just Die, 即JD就是要你死, 让你读得死去活来。果不其然,第二学期发现就有8个同学主动退学不读了,惊讶之余问他们为什么,其中一个同学回答“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学习法律,因为太累了”。

        以后的每学期的经历都是这样每天靠熬夜度日,不同的是大陆同学的GPA成绩逐渐上升,也抢着第一周就做presentation了;也第一时间就知道在图书馆抢借图书准备论文资料和论文写作了;也第一周就开始提前进入熬夜度日的状态了。因为大家知道一个学期只有13周(暑假有一个学期7周左右),根本没有任何松懈的机会。还有就是知道每学期选4门课就已经累死人了,千万不要多选,选多了GPA成绩不好,没机会成为律师。由于香港采取淘汰法学院近一半学生并加上严格训练的方式来选拔律师。因此被淘汰的压力一直压在每个同学身上至少3年。必须要每科成绩B+以上才有机会进入PCLL,即使你每学期选4门课,其实都已经很辛苦,因为你必须:1.要应付每周上课和讨论课12小时;2.每2周至少做一次新课题的presentation(写书面报告给老师和做幻灯片并讲解);3.每周至少读英文1500-2000页;4.每两周至少写一篇牛津大学标准的5000-10000字的英文论文(第一周题目才下来,9周要提交)。难就难在上述听课(含讨论课)、论文写作和做presentation 必须同时进行在10周内完成,上述论文写作、课堂讨论和presentation 每次老师都打分,再加上期末考试成绩就是每学期成绩。因此你必须每次论文写作,每次presentation,每次课堂讨论及期末考试都要像我们在司法考试中多做对一个选择题或案例分析题一样的重视,每次都重视就读得异常辛苦。

        JD期间presentation 一共做了至少30次,论文一共至少写了23篇(还不包括presentation写的书面摘要几十篇)。讨论课别想偷懒,老师随便抽问,不提前阅读判例,上讨论课时你会感觉自己完全像个木偶一样坐在哪里发傻,其实心里特别难受。可以看出普通法法学院反复训练的重点是读写和说的能力,而且几乎是每周考试一次,连续考你3年,然后把全部成绩加起来把成绩差的淘汰掉。因此压力非常之大,加上英文的阅读量和写作量实在是超大,说白了就一路读过和写过法学院,因此每个人都读得只剩下半条命。而且即使在压力和功课量如此巨大的情况下,还要去律师行面试找工作,跨国律所行是提前2年开始招聘,每一家律师行的申请表都要填写2小时,尤其是还要填写毕业于哪间中学和中学毕业的考试成绩都要求填写的独特经历至今记忆犹新。我見到的真实情形是,班上刚大学毕业的女生根本没有时间化妆,脸读得发青;另外一个同组的同学因为压力太大后全身反应,连脸上都长出红斑;当然即使这样大的压力之下,也有胆大敢交桃花运者,其读JD的成绩理不理想大致可以预计。

        在完成这种超高强度的阅读和写作课程之时,全体同学最开心的时刻,是遇上香港刮8号台风,因为不用上课,这样可以缓一天时间来应对功课,同学们因台风停课一天,在脸上露出的压力释放后的笑容至今记忆犹新。当然我们内地来港读JD法律的学生,我认为成绩能够进入全年级前面一半没有被淘汰就是幸运的,由于语言和文化上的原因,内地学生很难在JD中拿到A优等生(一个北京著名大学法学院研究生在课堂上亲口告诉我,他几乎听不懂另外一个加拿大UBC毕业的英语母语同班同学做presentation,同样这个加拿大UBC的同学告诉我说,她听我们内地名牌大学毕业后去美国留学拿到博士学位后,在香港教书的中国教授英语讲课时,她打瞌睡,原因是该教授讲英语的语速太慢,可见语言的差距多明显),基本上都被外国学生或香港本地拿走,有个香港本地女生直到任命为律师之时,我还好奇地问过他的美国老公,为什么她几乎科科能拿A,她老公很坦率地回答 “她几乎没有睡觉”。

        读完JD时发现香港本地多数同学不愿意读法律的PHD博士学位,因为该PHD学位做不了律师,同时也发现其实哈佛法学院2/3的教授就是这种JD学位。当然JD读完后,最强烈的反差莫过于是我原来在內地读大学至研究生7年的时光是如何度过的,我不愿说自己完全是混,因为至少我凭兴趣晚上还可品书至12点,而且很是怀念居然还有时间春游和慢慢吃火锅品啤酒神仙般的生活,但确实是太轻松了,这和普通法下读法律JD的超大压力和超大阅读量及写作量似乎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读完JD之后,你会发现给你一个500页的英文案卷去处理,心里从不畏惧,因为这只是相当于你读JD时一两天的阅读量而已;读完JD之后,你会发现写英文论文的感觉就像喝杯白开水一样(高质量创新的论文是另外一回事),因为你已经写麻木了。

        (后序:虽然JD已经毕业多年,但一直渴望一气呵成地把亲身感受写下来,今日终于如愿以偿,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
本文是作者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实践经验总结写成,它不是针对某一个案件具体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各位律师、朋友和读者在遇到具体案件时,请咨询你的办案律师并以其意见为准。

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吗?

点赞 分享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分享